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行业资讯  > 新闻资讯

来看看歪果人是怎么看待做标书这件事的

来源:www.up2uu.com      发表于:2016/4/23 11:43:11

来看看歪果人是怎么看待做标书这件事的

 

从业多年,一直以来总感觉标书是我们的特色产物,但其实不然,在你们水深火热写标书的时候,不要急躁,填下煤球一般黑,其实,歪果仁对于这项运动也是深恶痛绝。

 

网友A:我讨厌写标书,这是一种黑暗艺术,这种资助体系把年轻的科学家变成官僚,然后又背叛了他们。当我写第一份标书的时候,我被告知要写一份难度中等并且在评审专家看来非常有趣的标书,包含一些可行的实验,最好你要已经完成了目标的一部分,你要证明你的工作有意义,做下去一定去产生结果,没有明显的缺陷,所以你能证明这个研究比在桶里钓鱼还要简单和可靠,你一定能钓到鱼,因为鱼就在桶里他插翅难飞。但你又不能整的那么明明白白,因为整的太明白了,就会被竞争对手给学去,你还得写得模糊点。这是一门“黑暗的写作艺术”,即写一份有趣的、模糊的、结果十拿九稳的、令人兴奋的申请书。我讨厌这门艺术,虽然我熟练地掌握了它。

 

网友B:有的人喜欢写作,但有的人却视他为恶魔。每当要申请项目时,我的脑子开始打架,“我明天一定会开始写标书的,但是我不知道如何开始?如果前期研究再多一点点,我敢保证写起来会更容易些,但是很遗憾,前期研究基础就那么点,这么点叫我如何开始?写作真痛苦,啊,太痛苦了,我到底要如何才能开始?……不,我做不到,我真的做不到提起笔?!?

 

网友C:记得之前一个做标书的案例。为了继续我的神经分泌的课题,在过去的20年里,我申报了大大小小的项目,有的成功了,有的失败了。讲句心里话,我真的很讨厌这个样子。我讨厌自己处于一个乞讨者的角色,我要可怜巴巴地去说服那些比我更不懂行的专家;我讨厌他们给我的建议,提出一些有创新但是又可行、不要太冒险的课题,这使得我必要时去撒谎;我需要证明,你给我一架飞机,在升空之前我可以预知整段旅途,当然我知道目的地在哪里,当然我知道飞机降落之后我们会遇见什么,当然当然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,当然当然不可能发生坠机事件。有的时候我必须得妥协,是的大人,你的意见非常中肯,我不应该飞过那座高山,我们从峡谷穿过会更有意思,是的大人,穿过峡谷时说不定我们能看见成群的火烈鸟…..这样的乞讨是在浪费我的时间,更令人作呕的是,当我乞讨成功了,这还上升为一种荣耀,我们写在履历里像世人炫耀,看看我的成果。多么可悲,这不应该是一种成果,他只是一种资助体制,你毛线球都没做出来有什么好炫耀的。

 

网友D:当我又收到了一封来着学校的项目申请要求条款时,我按捺不住内心的怒火。为了申请一个项目,我们要首先深知一大堆的规则、行业内幕、国家政策导向,有时这些条款长达20-30面,该死的,我实在没有耐心读下去了。接下来你就要写那份该死的项目书了,如果项目说明书长达20-30面,那么评审专家会期待你写得更长,该死的,我实在没有耐心写那么多东西,我也不太明白专家怎么会有耐心看完一份又一份那么长的项目书?当我写完项目书的初稿,还必须经过一轮一轮的探讨和修改,我需要给A教授看,B教授看,C教授看,他们会给我一堆意见,看得我眼花缭乱,有的时候这些教授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但是我的boss希望我尊重他们的意见,该死的,我实在不想修改了。等到项目提交上去,你要么鸡飞狗跳地四处打探消息,要么什么都不干祈祷两三个月等待结果。该死的,项目居然没有过。这下好了,我的boss脸比青菜还要难看。

 

网友E:我的人生有5个季节:春夏秋冬和被拒绝季,在被拒绝的季节里,你会发现我最喜欢躺在床上思考,可惜不是我,为什么不是我?亦或者发现我在自己的公寓里来回踱步,亦或者漫无目的地打扫卫生,我的心就像被人掏空了一样,我的灵魂就像是被拉在了地狱一样。我的同事喜欢把申请项目当成是抽彩票,但绝非的一场轻松的游戏,而是一场艰苦的永无止尽的尝试,在这场游戏里面,生活不是三维的,更像是二维的,有一条长长的时间轴,我们的心情围绕着时间横轴上下起伏,充满希望-等待-抓狂-失望。

 

网友F:加拿大的标书季是在初秋,我们对它的感情非常地矛盾,一方面你不参与可能就得来年饿肚子,另一方面,他是一场非常繁重的劳动。为什么说它非常繁重?我必须一遍一遍又一遍地质疑我自己的研究,评审专家非常地挑剔,因此我写的项目书要标准化、格式化、无可挑剔化,最好是让他们一个毛病都挑出来。加拿大的项目申请竞争异常激烈,这也造成了这些专家的口味挑剔,即使是标点符号的错误,他们也可以作为拒绝的理由。所以每到标书季,我就异常地紧张兮兮,我可不想明年饿肚子。

 昆明标书制作

网友G:是的,我讨厌写标书。如果我有机会通过生吃昆虫来获得资助的话,不要说生吃昆虫,生吞一条蛇都可以,不,生吞一群都可以。但是写标书的过程就像是,割开你的静脉,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流血,就这样流几周,直到你向上帝祈祷:给我一刀痛快的吧。

 

网友H:当我朋友说他在写标书时,我会自动远离他们一段时间,要知道,他们就像一只受伤的野兽,你可能想帮忙,但是最终你会发现,他们脾气暴躁,最终你会带着你被咬断的手指逃离。我一般路过他们办公室时,哪怕他们是在盯着天花板发呆,我也不想问他们:嘿兄弟标书写得怎么样了?千万不要问,你可不想看到他们狂躁的一面。如果你的太太正在写标书,兄弟,千万不要问她晚上我们吃什么这个问题,不要靠近她,不要与她们交谈或者询问进度,万一灵感正向她走来,你的那句嘿亲爱的我们晚上吃什么,她头脑里的那束光嘎然而止,连同背后那个辉煌的蓝图一并逝去,嘿兄弟,你死定了,这一切都是你的错。

 

好了,这样的网络吐槽还有很多很多,网友个个都是人才,由于篇幅问题,我只能节选其中的一小段。你会读到一些有意思的比喻,让你不仅心生疑惑,纳尼,有这种文笔居然会写不出标书来。不像我,吐槽标书就只会说五个字“我讨厌写标书”,我连吐槽都很困难,更何况要写十几页的标书?

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看着歪果朋友也深受其苦,心里好像好受多了,啥也不说了继续赶进度啦。

 

500彩票注册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